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

今天是阿梨的第一次手术

2020-01-22 09:01:17  四平汽车网

今天是阿梨的第一次手术,昨天她成功的移植了肾脏,今天又要移植角膜了。
连续两天,两次手术,我不知道阿梨90来斤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了,但我相信:她会重新出现我们面前。
(一)
二十年前,小学的舞台上编排了一幕儿童剧,两只小山羊智斗大灰狼的故事,出演两只小山羊的据说是学校中最漂亮的两个女孩子。而那只大灰狼却不幸得很,在演出的前一天,发起了高烧。
老师情急之下,一眼瞄到了体格魁梧的我,一把抓过来:“你就是狼了。”
当时稀里糊涂、胆战心惊的来了几下恶狼扑食,最后自然正义战胜了邪恶,舞台上的大灰狼彻底败了。但下得台来的我,在十年后却终于捕获到了其中的一只小山羊,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。
另一只小山羊,则是阿梨,是我相处了二十多年的老友。
从初中到高中,同学们追求女孩子的越来越多,在大多数人来言,与其说是纯粹的朦胧爱情,还不如说是面子上有事,那时候如果在学校没有女朋友,好象是一件最没面子的事,类似于成年男人的男性功能障碍。
我也不在例外,但我却极讨厌那些奶油小生们一头扎在女人堆里,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,一会儿给人家唱首歌,一会儿给人家倒杯水,一会儿趴在人家书桌上说些贱兮兮的话,这种事我做不来。为了自己也有面子,我学着写诗和词,想着中意的女孩,点灯熬油也要给她诌出几首酸不溜丢的情诗艳词来。
许是老同学的缘故,阿梨和我很随便,有一天竟然偷看了我的日记,然后吃吃的笑:“你行呀!写了这么多情诗,怎么没有写给我?”
我一时很尴尬,却不知道如何回答,事后也在想,为什么不写给阿梨,因为她的男朋友,是我当时最要好的哥们儿。
小军是学校出名的浪子,高中三年级没读过一堂课,也难怪,父亲是本地工商局一把手,家庭条件优越得很,小学是家中的独生子,纯粹的校园公子哥。别看他瘦小枯干,但追女同学很有一套,人家不理睬,他就上学截、放学堵,白天碰到往人家身上吐唾沫,说起来让人有点齿冷,阿梨就栽在这几口唾沫中,做了小军五年的恋人。
许是女孩子都喜欢浪子吧,小军的情人蛮多,阿梨上课的时候,他就去找别的女孩子约会。
阿梨在那段日子里,经历了少女初恋的甜美和小军用情不专的苦涩,学习成绩也忽高忽低。
高考那一年的一个星期天,阿梨要到山里去放松一下,约我去陪她。看着她开心的模样、娇好的面庞,一笑起来,百花都为之失色,此时我多么希望她能永远这么幸福。
然而,不知道是不是天妒红颜,老天爷注定不允许一个人有太完美的人生,高考日益临近,校园里的气氛也日渐紧张。老师还在黑板的右上角写上了一行漂亮的行书:距人生最重要的关口还有XX天!
每次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,都有些不寒而栗,而阿梨就倒在了这几个字的下面,自从那天把她送到医院后,竟再也没有见过她,只知道她病得很重,转到了市里的一家医院。不久以后,她的父母也搬到了市里,阿梨就这样,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(二)
毕业后的小军上了班,父亲给他在市里找了份很好的工作,他也偶尔去找阿梨约会。但他回家找我玩时,却总是带其他的女孩子回来。慢慢的,我长大了,我终于知道,小军带回来的都是市里的 ,有时候还领回来两三个,过起了群居的生活。每次我问起阿梨的消息,小军总是避而不答,甚至有些不耐烦。偶尔还抱怨我对他的朋友不客气,有一天我终于按捺不住:“哥们儿一场,你回来我管饭,这些女人是你花钱雇的,我凭什么要对她们客气?”
小军脸色红一阵、白一阵,从此少有音信。他和我都清楚,我的失态,是为了阿梨。其实对他的离开,我一点也不惋惜,一个对自己的恋人都可以弃之不顾的男人,能有多少道义留给朋友?
再次邂逅阿梨已经是七年以后,我刚刚从人夫升职为人父,到市里为儿子买些物品。阿梨在后面喊我的小名,我转过头去,看到了那双大眼睛中闪烁的晶体。
当天,阿梨和我聊了很久很久,仿佛几辈子的话,都攒到了今天,我也终于明白了阿梨的病,是永远治不好的。以现在的科学水平,也只能让她每天要给自己注射三次以上的药物,以此来维系生命。偶尔有一点小小的情绪波动,都会令她的病情反复。
七年了,阿梨已经为自己打了八千多针,而就是在这种环境下,她还是坚持读完了大学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仍然孑然一身。
虽是倾情倾诉,阿梨终于没有让眼泪流下来,也许这么多年的苦难历程,已然使得当年纯真的少女,磨砺成为成熟坚强的女性了吧。人总会成熟的,但如果成熟要经历这种过程,对阿梨来讲,是不是接近于残酷呢?
回到家,我给阿梨寄去了我和妻子的结婚照以及儿子的满月照。照片中的妻子穿着婚纱,在我的授意下,照相时没有用一点化妆品。妻子是美丽的,但曾经和她一样美丽的阿梨呢?
(三)
阿梨是医生,却治不好自己的病,而我呢,对医术是毫无所知的,只是如果看到电视和报纸中,有利于阿梨养病的偏方,我总要记下来,写信告诉她。
我心里知道,阿梨是不会好的,但却总希望奇迹会在某一天清晨降临,原来那个爱笑的女孩子又会回到我们身旁。
奇迹终没有出现,巧合却发生了,两年后的我,在经历了一次家变之后,被诊断出了和阿梨一模一样的病,当时抽屉里还有一封没有发出的信,上面记录了一个“油剪豆腐”,是适合她的饮食,阿梨没用上,先给自己用上了。
我所碰到的女性都是很坚强的,我的妻子也是这样的,正因为她的坚强,也给了我无比的勇气来笑对病魔。但得到消息的阿梨,却流下了从不肯轻易滑落的泪水,她不遗余力的帮助我,由于有她丰富的经验作指导,我居然恢复得很快,但是,从此却注定了和阿梨同样的命运,每天给自己注射。
千禧年的一天,阿梨要结婚了,同学们赶去祝贺,当大家知道了阿梨的丈夫只是有一只胳膊时,很多同学都很茫然。而当我和阿梨不约而同的拿出自己的注射器的时候,大家剩下的只有唏嘘了。
好在阿梨是快乐的,她居然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啤酒,我惊讶了:她是不能沾酒的,当然也包括我。然而在当天,谁也没有劝阻阿梨,也没人来劝阻我,我也喝了酒。我的那杯酒是深深的祝愿、默默的祝福,阿梨的那杯呢?
在以后的岁月里,我和妻子相继下了岗,我们自己开了一家商店,我在店里很辛苦的工作着,浑然忘记了、或者说也顾不上自己是一个随时能昏倒的病人。当一位有责任心的父亲,面临着儿子的幸福,他怎么会顾及自己是否健康?
而阿梨虽然工作得很清闲,身体却每况愈下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谁会相信一个三十岁的女人,连出去吃顿饭这种寻常的小事,都要冒着出大事的危险?
我常笑着叫阿梨“黛玉”,她听了还是开心的大笑,但每次重逢,我分明又多看到了一次她的憔悴。
有一天,阿梨追问我,当年一百多首诗和词,都是为谁写的?我告诉她是为一个“梦中女孩”。阿梨想了许久:“什么时候能告诉我,她是谁?”
我想了想:“如果我们俩能活到50岁,我就告诉你。”
阿梨大笑:“50?我还想活到80呢。”
她就在这种乐观的人生态度下,反反复复地进出着医院的大门,近几年来,阿梨连续两个月上班而不去住院的情况极少,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。
(四)
世间事有时很是说不清楚的,难道老天还嫌阿梨病的不够?
2004年五一黄金周,阿梨和丈夫到上海去看病,家里没人的时候,小偷光顾了她的家,将本来已经没有什么积蓄的家洗劫一空,甚至包括阿梨打针用的注射器都卷走了。
出事后的阿梨还很豁达,每次和我通话时仍然不停的笑,但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能看开这一切。
到了年底,传来了阿梨透析的消息,我知道:她的生命又将面临一次严峻的考验。
但即使到了这种情况,阿梨打电话来还是笑嘻嘻的告诉我:“我没事的,你自己要多注意一些。”还多次打电话嘱咐妻子:“把硝酸甘油给他放在店里,千万不要大意呀。”
在阿梨最危险的时候,我没有去看她,因为我害怕,那段日子,一向洒脱淡然的我突然间害怕起来。
今年四月份,同学们打来电话,阿梨要到天津去做手术,她的病已经引发了肾功能衰竭和视网膜脱落。已经被迫两天就得透析一次,也许换器官是唯一的希望吧。
我不能再沉默了,也没有流泪,阿梨此时需要的不是言语的安慰和泪水的同情。
我联系了十几个当年和阿梨关系特别好的同学,现在大都在各个职能部门当个小领导。大家约好了要为阿梨筹一点钱,然而,当天如约到阿梨家的,只有四个人,其余的人都关了手机,唯一一个手脚慢的接了电话:“哦,好,好,我下午到。”结果不问可知,也许是路过虎山,被老虎吃了吧。
阿梨已经瘦得不成样子,看着我们,这个坚强的女人终于没有过多的儿女情态,还是笑着张罗着饭菜。我们没有拒绝她,因为我们实在不知道,这是不是和她的最后一餐。
临行的时候,阿梨拉了一下我的手:“这么多人,我最放不下心的,就是你呀,你太不在意自己了。”
我笑了,笑得一如当年的狂放和张扬,轻轻的挣脱她的手,头都没回就走了。
我只是凭感觉,看到阿梨仍然没有进去,仍然在风中怯怯的向我张望。
两个月的等待,阿梨终于等来和肾源和角膜,我也期待着阿梨能够等来一个灿烂的夏季。

共 57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以自叙的方式,讲述了一个坚强的女孩勇敢地对抗病魔的故事。小学的舞台上,阿梨在演小山羊,“我”则客串大灰狼,那是“我”与阿梨的初识。接着,花季年纪的阿梨得了痼疾,每天要靠打胰岛素维持生命,而“我”……对阿梨那种怜惜之情却一直延续着。巧合的是,很多年以后,“我”也患上了和阿梨同样的病,而正是阿梨的坚强和乐观鼓舞着“我”,两个人的友情也在日益加深。可是上天注定阿香的磨难没有结束,贼人将阿梨的家洗劫一空,也直接导致了阿梨病情的恶化,作者在等待阿梨手术的结果,也在等待着她的笑靥如花。文章感情真挚,读来令人感叹,真心希望阿梨的生命之花,会越发灿烂。问好作者,推荐阅读。编辑:嫣儿。
1 楼 文友: 2012-08- 1 07:0 : 6 小说以自叙的方式,讲述了一个坚强的女孩勇敢地对抗病魔的故事。小学的舞台上,阿梨在演小山羊, 我 则客串大灰狼,那是 我 与阿梨的初识。接着,花季年纪的阿梨得了痼疾,每天要靠打胰岛素维持生命,而 我 对阿梨那种怜惜之情却一直延续着。巧合的是,很多年以后, 我 也患上了和阿梨同样的病,而正是阿梨的坚强和乐观鼓舞着 我 ,两个人的友情也在日益加深。可是上天注定阿香的磨难没有结束,贼人将阿梨的家洗劫一空,也直接导致了阿梨病情的恶化,作者在等待阿梨手术的结果,也在等待着她的笑靥如花。文章感情真挚,读来令人感叹,真心希望阿梨的生命之花,会越发灿烂。盆腔炎下腹隐痛
常德男科医院地址
新疆治疗妇科方法
友情链接